甘肃快3

刘尧:教育不能只顾现实不讲理想
发布时间: 2020-09-01 文章来源: 浙江师范大学报

教育不能只顾现实不讲理想


刘  尧


人之为人,或者说区别于靠本能适应现状的其他动物的重要标志,在于人能够体验到现状的不足,并不断地超越不足趋向理想境界。就是说,追求理想是人的本质特征。

理想是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合理想象。所谓“合理想象”就是既合乎目的,又合乎规律,并通过不断超越可以无限趋近的想象。就是说,理想不是幻想、妄想和空想。

理想作为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终极至真至善至美的想象,是一种非现实化的超验存在,不需要也不可能进行科学与事实证明。就是说,理想不是可以实现的梦想、设想和目标。

理想是人的灵魂求索的产物,需要以人的灵魂唤醒与守护为前提,而人的灵魂唤醒与守护根本上,仰赖于教育不断超越现状趋向理想境界。



教育是人教人成人的社会实践活动。人是教育的前提,同时也是教育的目的。在世界上,没有人的教育、不以人为目的的教育是不存在的。

人追求理想的本质特征,赋予了教育唤醒与守护人的灵魂趋向理想境界的神圣使命。就是说,人的理想与教育理想是一种共生共存、互相包涵、相得益彰的关系。

人的灵魂之眼不是自然地朝向理想境界的,在未经理想的教育洗礼之前,人的灵魂之眼往往沉睡于由技术与欲望交织成的物质世界里。

人不能没有理想,教人成人的教育也不能没有理想,否则就失掉“人”的特质,沦为“物”的存在。就是说,人是要追求理想的,教人成人的教育也必然要追求教育理想。

教育理想是人对未来美好教育的合理想象,是教育的发展方向,是引领教育不断超越现状,趋向理想境界的指针和动力。

从古到今,教育理想一直在唤醒并引领人的灵魂趋向理想境界,或者说,教育理想是使人为了过一种完善的生活,而不断追求卓越与优秀趋向完人境界。

完人境界作为人的灵魂所包含、所仰慕的非现实化存在,始终处于超越之境,我们不能够用塑造物质世界的科学力量把人的灵魂与完人现实化。

从人的灵魂这种自由探求超越之境的特质看,教育理想的存在是以人的灵魂自由探求为根本前提的,是不可能用功利化教育随意地对人进行塑造的。

古代雅典是通过对青少年实施体育、智育、美育、德育等多方面和谐教育,来培养趋向于完人境界的身心和谐发展的人。

雅斯贝尔斯说:对终极价值和绝对真理的虔敬是一切教育的本质,缺少对绝对的热情,人就不能生存,或者人就活的不像一个人,一切就变得没有意义。

教育理想作为理想的一个部分或者包含目的性的手段,近现代以来,摆脱不了科学化的力量,沦为一种以教育科学为依据的教育计划,使超越性的完人理想成为教育要现实的目标。

在多元价值取代终极价值、工具理性取代价值理性并主导着人的生活信仰和精神追求的近现代代,教育理想不再是教育的终极意义,而成为可以达成的功利教育目标。

近现代以来,教育理想被置于以技术化、媚俗化、工具化为主要特征的多元价值冲突中,处于一种无根的漂泊状态,只关涉教育的工具价值追求,而不是终级价值的永恒追求。

近现代以来,教育理想被异化为实现物质利益的手段和工具,淡忘了人的生命价值,使人失却崇高、沉迷功利,只求物质不求精神、只顾现实不讲理想。

在工具理性主宰的近现代教育世界中,沉迷于功利世界的受教育者一味地追求物质的崇拜、感官的刺激、欲望的满足、地位的占有,遗忘了作为人的教育理想追求。

教育终极价值的缺失及功利欲望的过度膨胀,导致人的理想荒芜,被降格为无主体性的欲望集合体。工具理性的过度膨胀、价值理性的萎缩,催生了教育理想的物欲化。

教育理想作为人追寻教育终极价值的永恒性过程,是一种超越性力量,为改变教育现状提供了价值源泉和反思的依据,也为人认识教育现状提供了超越性的视域。

教育理想是人的永恒追求,永远不会终结,也不可能终结。教育理想的近现代异化,只是教育终极价值误读的阶段性显现,是历史性的。

近现代人之所以贬斥理想,拒绝崇高,根本上缘于功利欲望的过度膨胀。今日的人已经对教育理想异化有着非同寻常的切肤之痛,这种痛于人而言是重建教育理想的阵痛。

重建教育理想不是简单的回归,要在汲取古典教育智慧、反思教育现实教训的前提下,坚定地植根于现实教育世界,应当是进行教育理想重建的根本基调。



甘肃快3 云南11选5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 甘肃快3走势图 广西快3 浙江福彩网 极速快三 江西快3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 天津福彩网